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社会对个人的要求不断提高,上进心与职业焦虑成为了人们的主要学习动机,而随着人均寿命逐步提升,延迟退休政策的陆续出台,社会老龄化特征逐步凸显,“终身教育“与“终身学习”将成为现代人追求高质量、高标准生活的新定义。

  此前,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完善职业技术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统筹协调发展机制。发挥网络教育和人工智能优势,创新教育和学习方式,加快发展面向每个人、适合每个人、更加开放灵活的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

微信图片_20200527204707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开放大学校长袁雯就建议通过立法,来对我国的终身教育制度进行重新设计。

  袁雯认为,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征程中,每一个人的全面发展、终身发展是新时代的呼唤、新担当的基础、新作为的保障。打造面向每个人、惠及每个人、适合每个人的教育,没有任何时候比当前更为迫切。

  早在2001年,《全国教育事业第十个五年计划》就提出了“调研、起草《终身教育法》”的任务。2014年,教育部、中央文明办等七部门印发的《关于推进学习型城市建设的意见》也明确要推进终身学习立法进程,研究出台终身学习的相关地方法规和政策。在此期间,福建省、上海市、太原市、河北省、宁波市等相继出台地方终身教育促进条例,在推动区域终身教育发展中发挥了根本性的保障作用,也为国家层面的立法提供了先行经验。

  袁雯指出,终身教育立法,其出发点是建立面向人人、服务终身的人力资源培养培训体系,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实现国家现代化。其本质是一部全社会学习法,不是举教育部门之力所能完成的。鉴于终身教育法的社会属性和覆盖广泛性,结合我国终身教育发展的迫切需求和地方终身教育法规的实施经验,袁雯建议由全国人大相关的专门委员会牵头启动终身教育法立法程序。

  “终身教育立法工作牵涉范围广、难度大,不仅涉及各级各类教育的发展,而且还关乎社会各行各业的人的发展,需要教育部、中央文明办、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文化部等部门的协同推进。这也是迄今为止,我国终身教育立法仍处于调研倡议阶段、进程推进步履维艰的根本原因。为此,建议由全国人大相关的专门委员会牵头,成立强有力的立法协调推进机构,尽快启动立法程序。”袁雯说。

微信图片_20200527204507

  在推进终身教育法立法过程中,袁雯认为应重点关注两个核心问题。

  一是坚持平等、开放、包容、优质、终身的理念,保障“每一个人”的终身学习权益。

  这就需要赋予每一位社会成员在终身学习内容、形式、目的、时间、地点等方面可以自由灵活选择的权利,满足个体终身学习和发展的需求,最大程度实现人人皆学、时时能学、处处可学。

  二是坚持纵向衔接、横向沟通、多元通道的理念,构建覆盖全民、贯穿终身的“一个教育体系”。

  这就需要削弱国民教育体系、继续教育体系等“割裂”终身教育的说法,以终身教育的理念来统领各级各类教育的发展,以人一生不同阶段的学习需求来呈现终身教育体系的构成,完成国家层面的终身教育体系的顶层设计。

  此外,也要同步推进终身学习制度的建立。

  袁雯表示,建立终身学习制度、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是加快构建终身教育体系的制度保障。我国地方已经启动运行终身教育学分银行,先行探索了学分银行制度,但由于缺乏国家层面的教育资历框架等制度的支撑而步入实践困境。如若国家层面的终身学习制度无法建立健全,那么终身教育立法也将面临难以落地的尴尬局面。为此,建议在国家层面设立专门的国家教育资历框架制定机构,联合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以及各行各业的行业咨询委员会等机构,以制度的形式保障各级各类教育的贯通,以及学历教育、职业技能和培训、非正式学习成果之间的沟通。

 

来源 | 尚学宁波

 

全国政协委员袁雯:建议国家层面出台终身教育法规

发布时间2020-05-27